关于我们 About US 投稿/Contribute

首页> 留学>美国> 正文

美国大选年 留学生该何去何从

点路 2016-07-27 10:34

  在美国这个“种族丛林”中,每一次政治和政策的变动,都会影响到出国党孩子们的切身利益。正所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今天写这篇文章的初衷就是:每一个出国党家长,都应该了解美国局势和种族问题,了解一下,我们的孩子会面临什么样的环境?

  我在波士顿工作的时候,曾经亲历一次美国大选,并且做过John Kerry的志愿者。如今才短短12年过去,中国留学生越来越多,年龄越来越小,随之而来的录取竞争、工作和移民的压力,都已经今非昔比。

  对华裔的移民和留学生来说,整个美国的政治环境已经改变太多,经历了AA、洛杉矶华裔警察过失杀人案、跨性别厕所等等风波......很多过去偏好民主党的华裔如今纷纷倒戈保守的共和党。

  在美国这个“种族丛林”中,每一次政治和政策的变动,都会影响到出国党孩子们的切身利益。正所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今天写这篇文章的初衷就是:每一个出国党家长,都应该了解美国局势和种族问题,了解一下,我们的孩子会面临什么样的环境?

  1、流产的加州SCA法案,以及亚裔学生占比问题

  2、一波未平一波又起:Fisher状告德州大学招生不公

  3、卷土重来的亚裔细分法案

  4、任性的厕所和大嘴:民主党共和党哪个对华裔更有利?

  1)流产的加州SCA法案,以及亚裔学生占比问题

  加州是全美第一个禁止公立大学以种族因素为录取标准之一的州(必须仅以成绩为录取标准),这促成了后来全国以成绩为衡量标准的浪潮,对亚裔学生来说是非常有利的。因为只要是凭成绩就难不倒我们,但是一旦把种族问题扯进来,就要照顾低分人群,亚裔就有很大损失。

  2013年的SCA (又称加州宪法修正案no.5)是由西裔背景的加州参议员(民主党) Ed Hernandez提出的,目的是推翻之前的提案,要求公立大学考虑种族,性别,族群的因素。他的理由是加州大学中“少数族裔”比例太少,需要宪法允许公立大学录取时候考虑种族背景,平均受教育的权利。这种平权运动,就是所谓的Affirmative Action(AA)。

  要知道虽然亚裔是“少数族裔”,但参议员说的其实是“大学里的少数族裔”,是指非裔和西裔等。在加州区域的大学录取和大学教育中我们亚裔是所谓的“既得利益者”。加州华人人口仅有15% 但在部分加州大学系统里却有接近40%的亚裔学生。

美国大选年 留学生该何去何从

  所以如果要给予“平均受教育的权利”,那么亚裔的录取名额就要大幅减少。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一个亚裔学生考试达到和西裔同样的分数线,那么他或者她,会因为自己族裔的学术优秀而受到“惩罚”,这无疑是一种变相的歧视和不公平。事实上亚裔的孩子在录取时的平均SAT成绩已经比白人、西裔、非裔要高。

  由于中国学生(包括留学生以及本地的移民的学生)在亚裔中占主导,因此有关亚裔升学平权的这个争议性的话题,很大程度上是华裔的问题。

  2013年民主党推出的SCA5在民主党议员占多数的参议院毫无悬念通过。其中带有限制亚裔学生入学比例的含义,引发了华人社区的强烈反弹。不论是新侨老侨,大陆香港还是台湾,所有的华裔都发出了共同的吼声。2014年初:当SCA5提案抵达加州众议会的时候,众议会决策将不会对SCA5采取任何行动,SCA暂时搁置!

  至此,华裔社区获得了一次小规模的维权胜利。随之而来的,是继续增长的加州大学的华裔学生占比。

  2)一波未平一波又起:Fisher状告德州大学招生不公

  历史上,不乏因为种族平权问题而把大学招生官和校长告上法庭的。2003年就曾经有一个密西根本地居民(白人)Barbara Grutter申请密西根大学法学院时被拒绝, 她的GPA 是3.8,标化成绩LSAT:161。 Grutter女士发现有黑人学生的GPA和LSAT成绩比她低却获得录取,于是把密西根大学告上法庭。

  在这个法学院研究生录取的案件中提到,密西根大学还有一个本科录取规矩,每个申请者有一个录取审核打分,少数族裔学生(仅包括非洲裔,西班牙裔和印第安人)自动获得加分20;而一个满分的SAT成绩,只有加分12。这个诉讼案叫“Grutter V. Bollinger" (Lee Bollinger 是当时密西根大学校长,现在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校长)。

  最后最高法院的裁决是,少数民族申请者加20分的本科生录取政策是违反宪法的,但同时,法学院为了增加学生的“多样性”而照顾少数族裔是合法的。也就是说,原则上支持照顾部分少数族裔,但反对用定量的方式来固定这种“平权行动”。

  上面这个案子的结果,对亚裔可谓是喜忧参半的。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后面的这个诉讼案,“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从2008一直打到2016,很多人觉得不但没有改善亚裔的福利却着实倒退了一步!!

  白人女生Abigail Noel Fisher 和 Rachel Multer Michalewicz 在2008年申请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时被拒绝录取。由于发现有比她们成绩低的少数族裔学生被录取,她们认为自己受到反向种族歧视,将学校告上法庭,并进而要求推翻上面2003年Grutter v Bollinger 对平权法案符合宪法的判决。

  几轮诉讼一直打到2015年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最后4-3投票决策,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拥有根据人口族裔情况数据来在录取中考虑平权的权利。Fisher败诉。

  校方的总体辩护立场是,大学应该有招收各种背景学生的自由,这也是它们在学术和社会上的使命。

  Fisher在采访中说道,“我希望,在录取时,他们能够完全不考虑种族,每个人,不论种族是什么,都能单纯依靠自己的能力和努力,进入他们想进的任何一所学校。“

  额,Fisher同学,有没有想过,如果在完全凭考分的世界中,您依然有可能因为分数高的亚裔而无法被录取呢?

  3)卷土重来的亚裔细分法案

  正所谓雪上加霜,虽然SCA被搁置,但是另一个引起华人社区不满的AB1726提案,也就是“亚裔细分法案”,今年在加州众议会辖下的高等教育委员会获得通过。

  2016年3月15日,加州众议院高等教育委员会通过了“亚裔细分法案”。这一法案由众议员鲍伯邦塔(Bob Bonta)提出,要求从2017年7月1日起,加州公共高等教育系统、医疗系统针对亚裔和原籍亚太平洋岛国的居民,额外增加附加表格及其他表格,对所在血统族裔详细情况进行登记。也就是说,以后亚裔入学,就医都要查详细血统。

  目前大学申请时填写的美国的种族划分,主要有以下几种(以 UCLA 为例):African American (非裔),American Indian(印第安人),Asian (亚裔),Hispanic (西裔),White (白人),其他。这个亚裔细分法案要求区分的包括,孟加拉人、苗族、印尼人、马来西亚人、巴基斯坦人、斯里兰卡人、台湾人、泰国人,夏威夷人和中国人等。

  虽然法案没有说明数据的具体用途,但是敏感的亚裔立刻指出,这是限制学生占比较高的华裔在加州学校比例的前奏。

  这个亚裔细分法案,的确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了哈利波特小说中,对于“纯血”和“非纯血”的血统歧视。现实或许很简单,无非是亚裔中,部分血统的入学率申请数量达到了非常高的比例以后,很多人感觉到威胁,因此要把这些数量最多的竞争者的血统标签出来。

  如果在一个绝对公平的环境,没有平权AA的世界中,中国学生的占比到底会高到什么程度呢?我们在一些通过分数来录取的美国私立高中可以高到什么程度呢?在美国一些最好的仅凭考试成绩录取的精英中学中,亚裔的比例高达40至70%。比如说,在著名的斯特伊弗桑特高中Stuyvesant一年入学的新生中,有九名黑人,24名拉美裔,177名白人,620名亚裔,其中华裔占了大多数。那么,也难怪某些人会感觉到亚裔尤其是华裔的威胁了。

  “亚裔细分法案”被称为“卷土重来的SCA”。反对者指出,法案只对亚裔进行分类和数据搜集,并没有对其他族裔包括墨西哥族、白人和黑人有这样的动作。

  目前,美国华裔选民中的活跃分子们,正在组织各种签名和示威抗议活动,同时他们希望联合例如印度、韩国这些学生占比较高的亚裔,一起来抵制细分法案。希望能如之前的SCA法案一样,通过华裔们的团结和努力,为我们的孩子争得更多的录取名额。

  4)任性的厕所和大嘴:民主党共和党哪个对华裔更有利?

  从近30年的历史来看,一直是民主党的政策更加倾向于移民和移民家庭的福祉,2012年,70%的亚裔选民投票给民主党的奥巴马,只有26%投给了共和党候选人。亚裔选民过去倾向于本能抵触象征了“传统”和“既得利益者”的共和党。然而现在的华裔地位和美国政治格局已经今非昔比。

  一方面,民主党从SCA开始,一直在刚刚谈到的教育平权问题上,触动华裔家长们的“底线”。另一方面,民主党对于绿卡和移民问题,虽然有着更加宽松和开放的政策,但是受惠者往往是中底层的外国移民而不是已经扎根美国的华裔中产阶级。目前这个竞选季的反移民论调,和民主党在种族内冲突时的种种表现,使得很多亚裔重新考虑他们的政治认同,而转投共和党,哪怕他们并不喜欢共和党的候选人。

  另外一个触动华裔底线的,是一个关于性别和厕所的话题。5月13日,美国司法部教育部联合向全美接受联邦政府资助的公立学校发送了一份如何平等对待跨性别学生的文件。“跨性别”(transgender)这个字眼,骤然成为两党之争的焦点词汇之一。围绕跨性别学生如何在学校上厕所,红蓝两派争吵不休。

  这份来自于奥巴马政府的“重要指导”规定,跨性别人应该有权主动认定自己的性别并选择上心理认同的性别的厕所。未经过变性手术的跨性别人也可以进入自己认定的性别的厕所和更衣室。比如一个男变女,在没有做变性手术情况下,依然可以进女厕所。在公立学校和更衣室允许异性进入自己孩子的厕所,这对于华裔的家长来说,是匪夷所思、无法忍受的。然而不遵照这个规定的学校,可能会被剥夺获得联邦政府资金的权利。

  北卡罗来纳州通过了一个法案,要求所有人在公共场所使用与他们出生证明上的性别相符的厕所,与公立学校的“重要指导”违背。很多重量级大公司和名人都进行公开谴责和抵制,美国著名商场 Target(塔吉特)近日宣布,为了照顾跨性别者(transgender),允许员工和顾客使用与他们性别认同相符的厕所和试衣间。

  民主党和部分左派对于帮助跨性别人融入社会的初衷,或许值得称赞,但是华裔家长们担心公共设施孩子安全问题的担忧,也完全有理有据。

  这个月,希拉里刚刚公布了STEM学科的留学生绿卡的提议,获得了很多留学生和新移民的欢心。提议中的STEM专业的外国留学生,只要有雇主的支持,可以绕过H-1B工作签证,自动获得绿卡。对于留学生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然而,已经是选民的本土亚裔,则未必会因为这根橄榄枝而转投民主党。

  小结:

  必须说,不论是AA教育平权,亚裔细分法案,还是跨性别厕所,在美国都是有相当民意基础的,有很多本地选民的支持,才会成为政治话题。

  过去一向弱势的华裔,在“种族丛林”的各种政治风波中,不知道为自己的权利去争取,现在则越来越觉醒和团结。犹太人凭借自己强大的财力和政治影响力,虽然在教育占比上占尽优势还可以闷声发大财,而华裔却被单拉出来说事儿,这给所有亚裔提了一个醒,我们名校毕业生再多,也并没有转化成生产力和社会影响力,还远远不能达到影响舆论和决策者的地步。

  在这局势动荡的日子里,我不禁想到,家长们把孩子送去美国,为的是让他们接受世界上最好的教育,然而这片充满希望的土地,又会用怎样的姿势来迎接他们呢?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分享到:
推荐

智囊分享

分享:看硕士生如何在美国找工作

这篇文章的主要针对群体:希望能够在美国找到工作,不是真心想做研究读PhD的人。
 美国高中采用学分制。学生毕业必须达到的必修课、选修课总学分的要求。其中,必修课程还需参加全州统考,成绩不合格...
家长都想让自己的孩子进入好的寄宿学校读书,那么怎样才能有效的帮助孩子进入理想的学校呢?今天我们就来了解一下申请...
国内的家长越来越想让孩子接受international的教育,为了顺应需求,国内教育也在迅速的变化着,截止到目前为止,国内有...
1. 简历要真实,利用好学校的就业服务,认真修改简历。2. 查找学校的校友录,这个是国外院校的优势地方,学校会有相...
推荐给好友


邮箱格式错误

发表成功

您的评论将在编辑审核后发表,感谢您的参与

登录继续邮箱格式错误

没有账号? 快速注册忘记密码?

其它账号登陆:

需编辑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