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About US 投稿/Contribute

首页> 留学>美国>院校动态> 正文

以“杜克方式”培养最佳法学学生

Future出国杂志 2015-12-29 14:16

  作为美国顶尖的法学院,杜克大学法学院因其教学与法律从业的紧密联系,以及对“杜克方式”的坚持保持着历年全美最具竞争力法学院之一的地位。尽管每年的录取率不足20%,但这依旧阻挡不了全美甚至全世界最优秀的学生为这所学院慕名而来。

  说起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熟悉美国高等教育的人都会知道它在美国的地位。历数那些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前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森;智利第33任总统里卡多·拉戈斯;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的妻子梅琳达·盖茨;NBA退役球星肖恩·巴蒂尔;美国国家篮球队的教练迈克·沙舍夫斯基(人称老“K”教练)……这些知名的校友和员工早已使得杜克大学不需要依靠排名就能把自己和其他大学区别开来。

  以“杜克方式”培养最佳法学学生

  作为一所知名的私立研究型大学,杜克的美名不仅体现在它的综合实力上,其每一个学院如果单拿出来都可以算得上是相关领域的“武林高手”,而这其中就包括全美最难申请的法学院之一——杜克大学法学院(Duke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

  在采访的过程中,你可以无数次地感受到副院长Paul Haagen教授言语里所表达出来的对这所顶尖法学院无与伦比的自豪感。

  Tips:杜克大学的影响力已经遍布全球。根据《中外合作办学条例》,由武汉大学和杜克大学合作举办的昆山杜克大学(Duke Kunshan University,简称DKU)于2012年8月被中国教育部批准筹建,并于今年8月正式开课。

  “国家级的法学院”

  杜克大学法学院历史悠久,最早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中期。位于美国北卡罗莱纳州达勒姆市(Durham, North Carolina),杜克大学法学院是学校的10所研究生院之一,并在商业法,国际法和知识产权法上拥有很强的优势。

  前往杜克大学的途中,沿路尽是绿树环抱的景色,十分优美,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地理位置而天然决定了这里是一个适合潜心学习和安静生活的好场所。走进法学院的楼门,第一感觉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然而在低调的外表下隐藏的却是全美最顶尖的法学院之一。

  Tips:杜克大学法学院被最新的Princeton Review报告评为全美最难进的法学院的第5名。在U.S. News & World Report最新的法学院排名中,杜克大学法学院排名前10。

  “杜克大学的法学院被称之为‘国家级’的法学院,”Haagen这样描述他的学院。“也就是说这里培养出去的学生具备在最复杂的国内和国际环境中从事法律职业的能力。他们能在政府、法学界,在处理最复杂事务的国际法律公司和公司的法务部门得到最好的工作。”在Haagen看来,美国顶尖的法学院有很多,课程很相似,教职工都是来自全美甚至国际上最优秀的法律学者,学生的竞争也都很激烈,因此需要通过文化、给学生的感受以及所强调的内容等因素把这些最优秀的法学院区分开来。杜克大学法学院的一大过人之处,就在于其与法律从业实践的紧密联系,在最近的一项针对在美国以及国际大型法律公司工作的法学毕业生(毕业后4-5年的毕业生)的调查中,学生们将杜克大学法学院评为了最能够帮助学生获得法律实践经历的学院之一。

  有顶尖的法学院就有顶尖的学生,对Haagen来说,杜克大学法学院的学生可以算的上是顶尖学生中的佼佼者。这里的学生有很大的多样性,有来自美国司法系统、经验深厚的法官;有在律所工作过的律师;有美国学生,也有很多国际学生;有将近40%的学生是女性……“而最没有多样性的,则是学生的能力。”Haagen表示,杜克大学法学院里处于中位数水平的学生,其LSAT考试成绩分布在最靠前的3%的人群中。即使是学院里最差的学生,其LSAT考试分数也能甩掉全美94%的学生。“我们的目标不是招收那些普通学生,而是招收那些有能力处理世界上最复杂、最前沿的问题的人。”

  Tips:美国从事法律职业的女性并不在少数。在美国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中有三名是女性,占到了总数的1/3。

  The Duke Way

  距离北卡罗来纳州首府Raleigh车程30分钟,杜克大学法学院即便是在达勒姆市也让人感到少了一份城市的喧嚣和躁动。与许多处于大城市繁华地区的学院不同,这里的老师可能就在距离学生咫尺的地方,地理位置的优越性首先增加了学生与老师间互动的可能,而课堂上的激烈互动和讨论则使这座学院充满着无限的活力。

  打开杜克大学法学院的网站,仔细观察其提供的项目,一个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杜克大学的法学项目极其重视法学与其他学科的结合,通过跨学科的交流将自身法学项目进行了高度的细分。除了综合的法学课程和项目外,学生可以在取得法学博士学位的同时攻读环境管理、公共政策、MBA等领域的硕士学位,亦可以在针对企业法务的细分项目中进行修行。除此之外,学院还有专门为国际学生设置的法学硕士项目(LLM)。同时,杜克大学法学院还拥有全美唯一一个只针对司法系统里的从业人员开设的硕士项目(Master of Judicial Studies),来自世界各地的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士都可以申请。据悉,该项目目前只开设过一期,但是已经吸引了来自美国,德国,非洲和加勒比等地区的法官报名。

  Duke Law School一些特色项目项目申请人员限制描述Master of Judicial Studies司法系统中的法官(包括美国州、联邦法官以及国外法官)通过研究和分析学习国内外的司法系统,和普遍存在在各个系统中的常见以及新兴的法律问题、司法实践以及司法系统的改革等内容LLM仅限国际学生(由于是硕士项目,学生申请前需要取得一个非美国大学或机构的法学学位)专为为国际学生设计的项目,旨在了解美国法律系统,学生之后有机会对自己感兴趣的法律领域做专业化学习。有些课程会和攻读法学博士的学生一起参加LLM in Law & Entrepreneurship也面向国际学生(但需要拥有一个美国法律院校颁发的硕士或博士学位才可申请)该项目整合了杜克大学法学院在商业法、知识产权法等方面的优势,主要面向有意去企业里从事有关法律事务的申请者,培养他们的商业思维模式以更好的在商业环境中处理法律事务SJD也面向国际学生(申请者需要在美国法律院校取得硕士学位)面向有意从事法律学术研究的人

  在Haagen看来,虽然学院的项目非常细分化,参与的学生类别也不尽相同,但是并不阻碍学生之间的大量互动和火花的产生。一方面,由于不同项目间的学生有机会在一起上课,这增加了不同思维相互碰撞的可能;另一方面,不同背景的学生(例如攻读JD和MBA双学位的学生)则能将自己的实际经验带入学院,带进课堂,增加学生们理解现实生活中实际法律问题的机会。同时,由于法官的加入,Haagen认为他们给课堂带来了最资深的司法经验,并在与杜克结缘的同时增加了在未来工作中雇佣毕业生校友的机率。

  一个被Haagen看重的学院项目是针对有意从事企业法务的人而开设的项目,即LLM in Law &Entrepreneurship(简称LLMLE)。在他看来,这个项目的意义不仅在于传授相关商业、金融以及知识产权等方面的法律知识,而且能使学生具备了解真实的商务环境从而进行法务工作的能力,并通过课堂上的互动对他们的固有思维带来挑战。“通常情况下,律师都有一个固定的思维模式,那就是思考‘我如何防止过去不好的事情再次发生’,而通过这个项目,我希望学生们开始思考的是‘我如何能从一开始就把事情做好。’”

  激发课堂上的智慧碰撞、互动与合作,注重学生通过知识服务社会并成为领导者,培养学生对于职业的高度忠诚、对于公众和社会利益的高度忠诚,杜克大学法学院的工作者们通过其工作完美地诠释着学院对于其文化——“杜克方式”(The Duke Way)的坚持。正如Haagen所说,杜克大学法学院要培养的绝不是一个只会坐在屋里啃法律资料的学生,而是那些可以在将来通过自己的工作不断完善法律体系,并在环节中扮演重要参与者角色的学生。

  以“杜克方式”培养最佳法学学生

  进步中的中国学生群体

  在杜克大学的法学院里,学生的考试都被匿名判分,老师在判分时不会知道一份试题是由哪个学生作答的。即使这样,美国教授们通常也可以通过学生答题时展示出来的语言能力和错误对答题者做出一个大概的判断。两年前,Haagen判过一份试卷,在判分时并没有察觉出有何问题。“当我把成绩发给该同学后我才发现这是一个中国学生,而且其成绩是全班的前4名。”

  中国学生语言能力的提高给Haagen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而他在杜克教书的近30年生涯中所见证到的这一群体的进步不止于此。

  那个时候课堂上大部分中国学生只是做安静的“聆听者”,他回顾道。“中国学生不认为自己有义务发言。在课堂上,他们认为自己的工作就是聆听别人的话。”

  时光荏苒,当Haagen再比较每个年代里的中国学生时,他发现这群人正在发生着180度的巨大转变。“在我现在的合同法课上,中国学生如果不是最活跃的那群人,也算得上是第二活跃的。他们非常有进取心,有闯劲儿,要跟你辩论。如果他们不认同你的观点,就会主动反驳你。他们很努力的要把每项任务完成,并且弄明白。”

  杜克大学法学院目前有在校中国学生30名,包括18名攻读JD(法学博士)的学生,10个LLM项目(法学硕士)的学生,1个LLMLE项目的学生和1名交换生。他们的能力、抱负和学习表现都不尽相同,但在Haagen看来,最优秀的那群人有这样几个共同点:刻苦勤奋,勇于在课堂上表达自己的思想,愿意结交中国学生群体之外的朋友,涉猎广泛,并且具备创造力。另外,他表示,尽管中国学生对西方的认识可能还停留在表层,但是已经有越来越多人愿意通过西方媒体了解社会,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这也是新的变化。

  与法学 “意外”结缘

  如果说Haagen与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娜齐尔·布托之间有什么共同点,那就是他们几乎在同一个时间段在牛津大学上学。有幸与这些伟大的人物共同上课和生活,了解他们的抱负和经历极大地拓宽了Haagen的世界观。

  在牛津大学完成历史学硕士学位的学习后,Haagen来到了普林斯顿大学继续攻读博士学位,用新的视角从法律影响的角度看对于历史的塑造。正是这一时期使Haagen第一次接触到法学的内容,并激发了他对法学的极大兴趣。在取得普林斯顿历史学博士的学位后,Haagen来到耶鲁大学,自此开始了与法学的漫长结缘。

  “我想学法律不是因为我希望将来能在法庭上做辩论,而是非常纯粹的从智力上对这门学科抱有兴趣,”他回顾道。“当我来到耶鲁大学法学院后,我发现法学真的是太有意思了,我很喜欢。”

  对于法学的兴趣使得Haagen在这条路上一走就是35年(其中在杜克大学教书近30年),有意思的是,在他祖父的那个年代,家里人会把律师看作是“破坏社会的坏人”,认为律师不是什么好职业。Haagen是自己的家庭分支中第一个学习法学的人。

  在法学界多年的工作经验让Haagen对这一领域有着深刻的认识。他认为要想攻读法学学位,申请者首先要具备的是极大的决心和定力。“一个人如果不能做到对自己想学法学这件事情深信不疑,那么千万不要选择这个学科。”他认为申请者要对自己的未来有所规划,尽管他们的规划可能会随着法律学习的过程而改变,但是从进入法学院的第一天起,他们就要做好勤奋学习的准备。这种勤奋不单单是指学习,还包括努力和不同背景不同观点的人交流。

  Tips:Haagen教授建议中国学生如果有意攻读法学学位,那么需要尽可能在中国的律所或是公司的法律部门积累一些法律工作的相关经验,要多读一些西方媒体关于世界事务的报道,并且努力准备好相关的考试,比如LSAT。

  时而是两方协商的中间人,时而是辩论场上的诉讼人,法学的特性决定了从事法律职业的人需要具备在动态情景中了解相关当事人的需求,处理复杂问题以及快速做出决策的能力。“只是聪明的律师不是好律师,好的律师不仅要聪明,而且要有远见和创造力。”除此之外,Haagen认为适合进入法学院的学生还应当拥有其他几个重要品质——高情商、高智商、同情心、以及“争强好胜”的性格。

  正如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一样,在Haagen看来,一个人如果不是一个相对来说“争强好胜”,有进取心的人,那么学习法学将会是一个痛苦的决定。当然,这里的争强好胜是指一个人自我的进步。“你应该随时准备好进行一场战斗或是比赛,甚至是渴望进行一场比赛。这会使你对自己严格要求,不断进取。”Haagen说道。

  Tips:此外,Haagen教授还表示要想顺利地在美国顶尖的法学院中完成学业,学生还必须拥有流利的英语(听说读写)能力;上乘的分析能力;出色的在动态的环境中解决问题的能力;勤奋刻苦;有雄心;情商高;对美国法律,跨国问题或是两者都有着认真且浓厚的兴趣;以及对于历史和经济学的知识。

  不断改善的中国司法系统

  随着杜克大学和中国的联系越来越紧密,杜克大学法学院也在不断增加与中国大学(例如清华大学、人民大学、北京大学等)的法学院之间的交流与合作。除了两国教授、学者的相访外,学院也在增加学生之间的交流项目和高等学位进修的机会。然而Haagen表示,相较美国人想要到中国学习法学,中国学生希望前往杜克大学学习的兴趣越来越大。

  谈及内在原因,Haagen认为中国司法体系的完善度和中国法学院的专业性是阻挡美国学生前往中国学习法学的重要因素。他坦言,尽管中国的法学院也在努力培养学生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有很棒的学者和老师,并在飞快地进步,但与美国的法学院相比仍有差距。而对于一个美国学生来讲,“他们不会想着40年后这些法学院会怎样。他们都是着眼于眼前,思考去中国和留在美国的成本和收益是怎样的,比如去中国和从杜克毕业后去纽约哪个更划算。实际上我认为他们去中国能收获到的东西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多。”Haagen说。

  另外,汉语能力也是阻碍美国学生来中国学习法学的一个因素。虽然中国的一些优秀法学院开始开设英文教学的学位项目,但Haagen表示使人们看到前往中国学习的重要价值才是促进美国学生前来学习的动力。

  在Haagen眼里,同样在进步的除了中国法学院的教学水平外,还有中国整体的司法系统。在美国,法律会受政治的影响而改变,也与政治相呼应,但无论社会等级制度如何改变,法律是整个政治系统的基石,法律高于一切的意识深入人心。尽管中国与其情况不同,但Haagen认为这一体系正在寻求最大程度的改善,即最大程度地给予司法体系独立施展拳脚的空间,使其更加专业化。

  “我是局外人,让我说中国到底在发生怎样的变化很难。但是,以上这些是我认为正在发生的。中国有很多非常聪明的人和有能力的领导者。这个国家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很多事情的解决都是一个时段接着另一个时段发生的,所以我认为中国会变得越来越好。”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杜克 法学
推荐

智囊分享

分享:看硕士生如何在美国找工作

这篇文章的主要针对群体:希望能够在美国找到工作,不是真心想做研究读PhD的人。
 美国高中采用学分制。学生毕业必须达到的必修课、选修课总学分的要求。其中,必修课程还需参加全州统考,成绩不合格...
家长都想让自己的孩子进入好的寄宿学校读书,那么怎样才能有效的帮助孩子进入理想的学校呢?今天我们就来了解一下申请...
国内的家长越来越想让孩子接受international的教育,为了顺应需求,国内教育也在迅速的变化着,截止到目前为止,国内有...
1. 简历要真实,利用好学校的就业服务,认真修改简历。2. 查找学校的校友录,这个是国外院校的优势地方,学校会有相...
推荐给好友


邮箱格式错误

发表成功

您的评论将在编辑审核后发表,感谢您的参与

登录继续邮箱格式错误

没有账号? 快速注册忘记密码?

其它账号登陆:

需编辑审核